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解现任的工作室

共创学生习作乐园

 
 
 

日志

 
 

发表在《现代作家文学》散文  

2015-05-13 09:16: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作家文学 - 解现任 - 解现任的工作室
 

                                                                    娘和油灯

                                            山东省临沭县白旄镇柳庄完小   解现任

母亲去世三年了,前几天也许是考虑母亲三周年上坟的事多一些,连续两个晚上我都梦见了母亲,梦境都与老家的那盏油灯有关:一是梦见母亲让我把那盏油灯送给她;另一个是梦见小时候我吃过晚饭坐在这盏油灯下做作业,母亲坐在一旁缝补衣服的情景。上坟那天,我们除了带上祭品之外,我还带着母亲的重托,特地把那盏油灯埋在了母亲的坟墓前。

这盏油灯是当年母亲的陪嫁品。那时侯家里没有电灯,每天晚上只能依靠这盏油灯照明,我的童年几乎每一天晚上都是由这盏油灯陪伴度过的。现在回想起小时候在煤油灯下坐在母亲身边学习的情景仍感到是那样的温馨,还有最令我刻骨铭心的一件事,就是晚上在外面玩耍,只要我不回家,母亲就不息灯。记得高中毕业的那年秋天,我独自一人外出做生意,有时很晚才能回来,即使半夜赶回家,一进家门便仍能看到堂屋门缝里透出来的灯光,迈进屋门槛只要喊一声“娘”,母亲准会应声,绝不用喊第二声。现在回想起那时候,有时因手头的货不能及时出手而住宿在外,母亲的灯肯定是一直亮到天明。母亲是一位很注重节约,很勤俭的人,但在这方面,她好不吝啬。

后来生活好了,电灯代替了煤油灯,可是母亲总舍不得把这盏油灯丢弃,她一直把它放在自己床头的柜子上。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晚上,她有气无力地对我说,电灯太刺眼,要我换上煤油灯,在我的记忆里母亲很少让儿子为她做什么,这是我印象中最深的一次。重新调试好油灯,我发现母亲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我想,此时的母亲心里并非是嫌电灯太亮,她是想再重温当年那份融融的母子情愫!如今灯光依旧,人却老了,躺在床上的母亲满头白发,此时已重病缠身,属于她的日子已经不多了,坐在床前的儿子也已年过半百,两鬓斑白。昏暗的灯光下,我沉思着,回忆着,时有泪水相伴着……

就在点亮油灯的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这灯光是如此的神奇和伟大,在黑夜的房间里,它的光线能迅即亮及到每一个角落,且是悄然无声,它竭力地奉献着,当它消失的时候,不会留下任何迹象与表白,但却能让人永远记着。灯啊!生来几乎每天都有与你相伴的时刻,我后悔直到这一天才这样认识到您!

转眼三年过去了,看到母亲的坟墓上满是荒草,凄凉的感觉时时缭绕心头。叩拜完母亲的坟墓,我又深情地低下头瞅了瞅脚下这方寸土地,这该是我将来的永久之地!娘啊!到那时我还做您的儿子,晚上还在那盏煤油灯下让您瞅着我读书、写字。

天堂的娘啊,您见到油灯了吗?

                           电子邮箱:lylsxxr@163.com

简历:解现任,男,高级教师,指导学生发表作品一百多篇,获奖四十多篇。曾荣获“临沂市最美乡村教师”、“市劳动模范”、“山东省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